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小祥氣 | 15th Oct 2012 | 一般 | (864 Reads)

 

在荃灣鬧巿,有四幢一式一樣的樓房,散布在荃灣聯仁街、楊屋道和鹹田街交界,每幢都是一字型六層高樓,記者初時以為它們是公屋,但公屋總有個名字。樓外門牆沒有寫,連地圖也找不到,直至看到其中一幢樓的大鐵閘外,掛了一個寫上「石碧新村公所」的信箱,才驚覺它不是一般的屋邨,它可能是香港唯一藏身鬧巿高樓中的鄉村,它的名字叫石碧新村。

村公所位於大廈一樓的單位裏,隔壁是晾滿衫褲的住家,鄉公所單位的露台,豎了一塊長方形如飯枱般大、黑底紅字寫着石碧新村公所的牌匾。七百呎單位裏邊間了個小房間,這個是村長的辦公室,房外其餘地方放了數張方枱,幾個老人家在聊天。石碧新村村長徐天有在村公所接受訪問,一開首便說:「我們是五十一年前,從大嶼山石壁搬過來的。」

這條城中村,原本在大嶼山石壁,即現在石壁水塘的塘底。徐天有的童年就是在大嶼山石壁度過,「我細個時係村童,周山跑,捉『了哥』,摘霸王花。」他聽上一輩說,小村有五百、六百年歷史,全條村有九姓人,他們姓徐的是從江西過來的,在村裏屬大姓。據政府的舊檔案記錄,石壁村在一九一一年,人口有三百六十三人,到一九五七年,降至二百人。村民過着與世無爭、自給自足的農村生活,生活雖苦,但大部分人以為自己會在這條小村終老。然而,五十年代末,政府為了解決全港食水問題,在各區興建水塘,其中一處是石壁。因為該處三面環山,第四面是接海的低地,只要建一條水壩就能把水閘住。當然,石壁村的村民必須搬走。

告別世代家園

政府當時提供兩個方案給村民,一是搬到現在石壁監獄旁的大浪灣,另一個是搬到荃灣,「當時村民沒學識,沒有什麼反抗,而且村裏的教書先生,都讚成村民搬出巿區,政府曾經帶村中父老去荃灣大涌,即現在的愉景新城看地方,但父老們不滿意。」徐天有說。最後的結果,少部分村民選擇到大浪灣和梅窩,繼續務農,大部分村民都按政府安排,搬到荃灣,住進政府為他們興建的新樓。

把村民從農村遷到荃灣新巿鎮,而荃灣也正從農村走向城巿,荃灣的原村落逐一搬走,農田變石屎樓,海岸線則不斷外移。石碧新村的新樓,就是蓋在填海的新土地上。荃灣有另一條城中村大屋圍,村民也是受興建水塘影響,比石壁的村民更早,從屯門大欖遷到荃灣。政府刻意把村民搬到荃灣的做法,以增加新巿鎮人口。

 

一九六零年舊曆十月初四,石壁二百多名村民拿着行李,跟在捧着村廟中的洪聖爺像的村民後面,浩浩蕩蕩走到村前的碼頭,坐上政府安排的油麻地小輪離開。自此,他們告別世代的家園,也告別農村生活。當時只有八歲的徐天有,記得新家要上樓梯,這是他第一次行樓梯;很多親友送鏡過來,賀他們新居入伙。而隨村民一起遷到荃灣新樓的洪聖爺及候王,則安居在新樓五樓的一個單位,這間樓上廟保留廟的格局,單位中間放有神壇,神像面向單位的露台。露台門外正中間懸上紅底金字、寫上「洪侯古廟」的牌匾,門的兩邊掛上紅底金字的木對聯,村長每天早晚都到廟裏上香,求神明保祐村民,但由於廟在私人住宅裏,因此不開放給公眾,只有村民才上來,儼然是家廟。但為什麼搬到荃灣後,村名由石壁變石碧,徐天有也不得而知。

 

兩個世界的生活

雖然每個擁有農地的家庭,能分配新樓地舖一間,以補償失去土地,也讓他們在城巿維持生計,但大家心裏還是害怕,無地為耕,何以維生?徐天有的母親,就從石壁帶來兩籮穀,藏在新屋牀底,她怕隨時無米開飯。當年村民怎樣適應城巿生活,有幾多掙扎,徐天有淡淡的說,村民大都不識字,有些村民向政府租下大嶼山的地,回去種菠蘿,算是繼續務農,年輕的則去工廠當工人。一夜間,村民活在不同的世界。

做城巿人得跟從城巿生存法則。徐天有父親深明,城裏人要讀書,因此他很緊張兒子學業,徐天有本來在石壁村校讀書。這所村校也從大嶼山搬到新樓兩個單位裏,後來家人有感村校讀書沒前途,他遂轉到荃灣公立小學讀書,放學要去補習,要考升中試,讀上中學。徐天有中學畢業,當過記者,後來到洋行工作。不少村民的下一代更讀上大學,「五十年來,我們村入港大讀書的有二、三十人。」這本來是值得高興的事,但徐天有說來,沒有喜悅,反而帶點憤慨,「但有人卻不願認自己是石碧村村民,覺得鄉下人身份很羞恥,甚至不認父親是種田不識字,這令人很傷心。」

村民活在城巿的高樓裏,平日回家各自關上門,各有各的工作,見面愈來愈少,彼此的關係變得疏離,對村的歸屬感也隨之淡薄。近廿年地價飊升,大部分村民將單位變賣,搬到別處去。徐天有帶記者出露台,看四邊高樓,遠眺如心廣場,他指指旁邊的兩幢私人住宅「康睦和庭」,「這個位置本來有兩幢石碧新村樓,七十年代被收購了,變了現在這模樣。當年政府給石壁村民建了六幢新樓,現在只剩四幢。」餘下的四幢樓,原居民仍然住在裏面的更是寥寥可數,他自己是其中之一,而村裏大部分單位已賣給外人,「如此下去,我預見這條村遲早會散。」這是身為村長的徐天有最不想見到的,卻是無能為力。值得一提的是,當年跟石碧新村一樣,因建水塘而被安置到荃灣的大屋圍村,已換成私樓「海天豪苑」。